怜中戏喻

【张橙】两个人的Happiness

萌娘LIVE

HE关键词巧克力

荣耀塔+glove设定。独立单篇和荣耀塔系列无关。

这篇不像BG右橙,也不像伞修文的妹橙,比较像all叶文的腐橙(????)

“我”就是心瑶我自己,别猜了



苏沐橙笑:“张新杰啊,是个很温柔的人呢。”

“温柔……这种词语不应该出现在喻文州江波涛身上吗?”我问。

“他的话确实让人轻易想象不到。”苏沐橙坐到沙发上,身体前倾,前臂撑着膝盖,双手托腮看着我。

“要认真观察啦。”

她如言认真观察着我,我被盯得毛骨悚然赶紧提出接下来的问题:“你是怎么和他在一起的?他哪里温柔了?”

“说来话长。”苏沐橙疑似幸福地叹口气,担忧地看着我:“讲不完怎么办?”

得,还能交流么这位。

“没事,我很有耐心的。”我十分和善地微笑。

“那我说啦。”苏沐橙坐直身子,拿过一旁沙发上放着的巧克力盒,拿出一块又拿出一块,微笑着递给我一块。

“谢谢。”我剥开包装咬了一小口,甜得直皱眉头,怎么这么甜?

她一口吞下大半,笑得更甜蜜了,仿佛会读心般的说:“可可☆白巧克力哟!”

我用放在腿上的双手捧着它:“那么就开始说吧。”

“是我追他的。”苏沐橙一语惊人。

“嗯……”吓得我赶紧啃了一口巧克力,甜得要死要活。

她见状给我端来一小杯水:“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喝着……”

我无语:“没事没事,能喝着。”

她把那巧克力吃完:“如果要他先开口,那这故事早就BE五百遍了。”

“呃……”我意思意思心疼苏沐橙一下。

“当时我们还是宿敌呢,嘉世和霸图。”

“霸图年纪轻轻的战术策划和只会跟在别人屁股后面的小丫头。”

“张新杰,你为什么要当一个牧师啊?”苏沐橙小碎步跟在张新杰身后,她背着重炮、身着重甲、走着乱石路,竟也能轻松跟上张新杰。

“明明你的天赋也不低,当个攻击职业,霸图就是两个顶尖攻击手了。”苏沐橙嘟囔着。

张新杰没有转回头,继续观察着周围的地形和布置,他是战术师,哪有苏沐橙那么轻松。

“因为喜欢。”张新杰突然说。

“嗯……按照你的性格,确实不太适合冲锋陷阵的角色呢。”苏沐橙也没有照顾奶爸的自觉,让张新杰走在前面,她只需要跟着他就好了。

张新杰右手握着十字架,左手揉了揉太阳穴:“我需要尽量安静的环境。”

“是!”苏沐橙赶紧禁言,要是让张新杰乱了就不好了,她也得跟着完蛋。

她倒是完全信任眼前这个不同队的家伙不会带错路,毕竟是全联盟失误最低的人嘛。

走了大约二十分钟,张新杰脚步以奇怪的节奏一点点慢下来,苏沐橙明白这个人不止在听着周围的风吹草动,还在听她的脚步声。不想让他这么费心,干脆提出来:“我们休息一会吧?”

“好。”张新杰回头,朝她小幅度地笑了笑。

苏沐橙找到一块平坦的地方,就地放下吞日坐在其上。张新杰没地坐,不想脏了他的白袍,站在苏沐橙身后背对着背,说是休息仍不放松的模样。

苏沐橙往旁边移了点,拍拍她的宝贝重炮:“你也坐这上面吧?可能会不舒服但总比站着好。”

张新杰神奇地看了吞日一眼,又复杂地看了苏沐橙一眼,婉拒了她的好意。

开玩笑……苏沐橙作为它的主人当然可以奇妙地驾驭它,找个地坐上去,张新杰却没那本事。

坐标静止的情况下聊个天应该没事吧?苏沐橙暗自想着回头问:“状况还好吗?”

张新杰也回头说:“还可以。”

苏沐橙晃悠晃悠腿:“说起来我是不是太没事干了啊……你很累的样子。”

“没事,实战的情况比这更复杂,现在才算是练习。”

苏沐橙听了只想噘嘴:“那我们俩配合分担不算是默契练习吗?”说出口就感觉不太对。

张新杰干脆地答:“我们没必要做默契练习。”

本来现在这个两人一起的情况也只是突发,以后很可能再无第二次机会。

“嗯,也是。”苏沐橙有点黯然地嘀咕道。敌军练什么默契啊只能成为毒药,自己这提议太傻了,张新杰这么理智的人怎么可能糊弄过去。

霸图只能是敌,这是她在嘉世观察数年得出来的结论。

只要霸图还有韩文清,只要嘉世还有叶秋。

或许在以后的日子还要加上张新杰和苏沐橙的名字。

苏沐橙甘愿当一叶之秋的龙套,但她也懵懵懂懂的明白未来先离开的肯定是叶秋,她那时便要代表他撑起嘉世。再说在一叶之秋身边,就是陪衬也得是最强陪衬好么!

苏沐橙就这么思想不知拐到哪个胡同,直到张新杰轻拍她的肩膀:“我们走吧。”

亏得她没有吓得跳起来,不然可在霸图人面前丢大了。

苏沐橙正做着“眼前这个人是敌人”的心理建设,就听张新杰用正脸对着她平静地说:“你说得对,让队伍快速融入新队员也是我未来要学习好的一个工作。”

“啊?”苏沐橙好像有点没听清。

“没事,我们快走吧,别让他们等急了。”张新杰领头往前走,苏沐橙一头雾水地跟在后面,就听他说:“你负责观察我们身后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。”

“好呀!”体力全满元气全满的苏沐橙说着就转头这里看看那里看看。

也就是后来,她回忆这一幕才会笑骂自己春虫虫啊。他们又不是绕圈走的,身后早被张新杰详尽地检查过了,有问题才怪。

“温柔吗?”

我诚实地摇头,被苏沐橙拿指甲戳了戳脸,她一脸无可救药地看着我,我生无可恋脸。

“怎么能听不出来呢……”苏沐橙郁闷,“我明明都把关键点强调出来了。”

我真想捏捏她嘟嘟的脸:“太细小了吧我说,你怎么连这种细节都记得这么清楚?都快十年过去了。”

“因为我一直在回忆?一直都记得和他的回忆哦。”苏沐橙骄傲地说。

“真了不起……”我不由自主感慨一下下,发现又被她拐跑了,“然后呢然后呢?”

“然后……”

“……界邀赛如期而至啦。”苏沐橙谈及此还兴奋地举起右手挥舞了一下。

我已经对她的OOC麻木了:“哦。”

“第一届界邀赛,你了解过吗?”她笑眯眯地问。

“嗯,你和张新杰也在荣耀队阵容里,最后奇迹般的赢了。”这个消息我也不是第几十次见了,也已经平静下来了。

“真是个好体验——”苏沐橙伸懒腰,伸到一半传来开门的声音,我身子一僵:“他回来了?”他回来我就得走了。

“怕什么,看姐的!”苏沐橙一挑大拇指,蹭蹭蹭走到门前,刚好给准备进屋的张新杰一个大大的拥抱:“终于回来啦!家里盐不够了你去买吧!”

“怎么不打电话跟我说?”张新杰果然被堵在了那里,我躲在纸抽盒后面静观其变。

“哎呀忘了嘛,看到你才想起来。”苏沐橙啾一声亲了口张新杰,“去买嘛去买嘛!”完全撒娇的委委屈屈的语气。

我狂汗,这要求张新杰要是能推了我就直播吃两斤辣条。

“那我去买。”张新杰也不关门,回亲苏沐橙,好一会才传来关门声。

“搞定!”苏沐橙给自己倒了杯水,一是讲这么久她也累了,二……咳咳。

“您真了不起。”我虔诚地说。

苏沐橙笑得开怀:“哈哈哈你那表情什么鬼啦。”还好她的水已经喝完吞下去了。

苏沐橙拍了下桌子:“他去不了太久,我得赶紧讲完,还好不多了。”

“辛苦了。”我也松了口气,终于可以顺顺当当完成任务了。

我想着老大说的那句“秉持着爱的信念以促成天下情侣为目标”咒骂218那个死丫头。肯定是故意的,让我穿越错时间只能撤销“说”,领取“听”任务。我这人这么话唠,却听苏沐橙讲了一下午不能说话。

“既然你都知道我就不赘述过程了。我要说一下决赛最后一场。”当时苏沐橙和张新杰一起参与的团队赛。

“领队大人在做最后调动,新杰……新杰握住我的手。”

“他说:别紧张。

“我说我和你是同期入战队的。

“他笑了,说加油。

“我问,只是加油而已吗?

“他又笑,说‘那就夺冠’。”

楼道里传来了沉稳的脚步声。

“夺冠那晚,我们疯完了回酒店睡觉。他跟我说,晚安,睡个好觉。”

规律的声音逐渐放大,到最后停下。

“我点点头说,你也晚安,还有,”

金属轻轻撞击的声音,是他掏出了钥匙。

“张新杰,我们结婚吧。”

end

记在最后:这篇磨了很久,一直不太理想,感觉是太久没写手生了,反而有些高兴x。之前我可一直感觉不到退步啊,现在能感觉到,是不是我也进步过一点点呢。

开心二人组(划掉)是一首很美好的催眠(划掉)曲。要是能感受到那种淡淡的幸福就好啦。

评论(7)

热度(15)
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